北冥有鱼云站系统昆居客,昆山视窗新闻网欢迎您!
navbg

关于新中国的高考冬天里的高考

/ 新闻 /

新中国的高考,历来都在炎热的夏天,我参加的高考却是在寒冷的冬天

1977年,是我最忙碌最充实的一年。那年开春,父母开始为我张罗造房子。农村青年成家立业的前提,就是有自己的住房。那个年代,经济匮乏物资紧缺,同学父亲在县商业局,我上门时不但拿到了400根椽子的批条,还得到了一个消息:马上要恢复高考了。但是,这个消息没有让我感到很振奋,因为我正为筹备造房的材料忙得焦头烂额……况且,我还在担任民办教师,两班语文兼班主任,忙得够呛。

在一边准备建房材料、一边上班的间隙,我开始了高考复习。我渴望读大学,尤其喜欢数学、喜欢写作。我只能在每天清晨4点起床复习,白天上班,晚饭后再继续。每晚,当复习到头昏脑胀了,就刨椽子——买来的椽子是带皮的毛料。

乡下读初中时极少接触物理,导致一路缺脚,牛顿三大定理成了拦路虎。乡下又找不到老师,于是我果断决定改考文科。语文政史靠平时积累,历史复习围绕历史年表,地理解读地图;重点是攻数学。中学阶段10本教材,一周一本,两个多月复习一遍,同时400根椽子也被我刨了个精光。

正式高考前,有一次苏州地区的初考。我的初考差点儿失败:数学不理想,语文太简单。感觉很没有把握,尤其随着数学复习的深入,发现初考试卷上我不会做的题目其实不难,而语文不可能把别人拉下很大距离。换句话,我毫无优势可言,就在我预期被淘汰时,却获得了大考的资格。希望之火,重新燃起。

1977年12月9日,我怀揣着理想与希望,从农村来到城里。正好父亲在老体育场建筑工地打零工,于是,我就随父亲住在建筑工地上,与村上的泥水匠们吃一锅饭,睡一个地铺,一起吹牛聊天。第二天,我来到昆山中学。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护道的警察。我的考场在东大楼二楼东面第二间。12月的天气,非常寒冷,我的座位靠近后门口,穿得又单薄,第一堂考试,被冻得瑟瑟发抖。看到作文题《苦战》,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尽管事先弄过猜题押题式的材料,看到这样的题目,想想自己的复习过程,文思泉涌,汩汩滔滔,一挥而就。中午,我向在该校实验室工作的老同学借了工作大衣。在接下来的考试中,我能够安安心心地答题写卷了

考试过后,又是一段无望的等待。身处偏僻乡村,我一点也不清楚外面的形势。

春节前的一天,有人叫我去填报志愿。我看着志愿表发呆——自己考了多少分数?不知道;我适合大学还是中师?不知道。大学有什么专业?不知道;先填什么后填什么?不知道。不得已,我问问旁边的人,填报了两个志愿:第一志愿,扬州师院中文系;第二志愿,南京师院中文系。江苏师院么,听说要求高放弃了。

结局依旧渺茫,好在现实生活并不渺茫,因为我紧急筹备了大半年的建房工程开工了。每天晚饭后,大家一边喝茶抽烟,一边安排明天的活——几个木匠、几个泥水匠、几个小工,需要什么材料等等,事无巨细全要落实。已经记不清求了多少人情,敬了多少次烟,牛牵马绑,新房子总算完工啦。

不久之后的2月下旬的一个中午,我正在吃饭,二姐夫突然带着邮递员推门而进:“阿弟,你考取了,江苏师院中文系。”

在我从邮递员手中接过通知书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难以相信这个事实,恍若梦中。

40年前的这次考试,改变了我的命运。回想起自己高中毕业后回乡当农民,摇了船去上海装“红水”,开了挂机去苏州运石料,去城里装大粪,冬天去开浏河……作为改革开放后的首届大学生,我们不仅抓住了一次圆大学梦、改变人生的机会,也共同经历了一段如今想来非常让人留恋的、美好的大学生活。在那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我们拥有了一笔特有的精神财富,享用终身。

冬天里的努力,春天里开花结果。 


广而告之

猜您喜欢

江苏摧毁涉黑组织35个

今年1月,中央部署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我省公安机关按照中央和省部的部署要求,迅速行动,主动“亮剑”。目前,已摧毁涉黑组织35个、恶势力犯罪集团170个,破获案件5···

昆山园林将亮相国际园林博览会

  第十二届中国(南宁)国际园林博览会将于2018年12月至2019年5月在南宁市举办,昆山园林将亮相博览会。这是昆山首次受邀参加国际园林博览会。 南宁园博会昆山展园项目由市住建局(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