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涉黄案一审宣判 王欣获刑3年半罚金100万

日期: 2016-09-13 分类: 热点 Tags: ,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今日上午对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CEO王欣获刑三年六个月,快播公司判处罚金一千万元。

快播涉黄案一审宣判 王欣获刑3年半罚金100万
快播公司放任淫秽视频大量传播并获取巨额非法利益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
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
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快播涉黄案一审王欣被判3年6个月 法院判决回应四大焦点

新华社记者熊琳

备受关注的快播公司及王欣等人涉嫌非法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13日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在经过两次公开审理后,法院最终判决快播公司及王欣等四名被告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成立,判决快播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1000万元;王欣、张克东、吴铭、牛文举分别被判处3年6个月至3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快播公司是否负有网络安全管理义务?快播是否介入淫秽视频传播?王欣等人是否对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存在主观故意?4名被告人量刑依据何在?13日的判决一一回应了这四大公众关注的焦点问题。

焦点一:快播公司是否负有网络安全管理义务?

“作为快播网络系统的建立者、管理者、经营者,快播公司应当依法承担网络安全管理义务。”在宣判现场,此案审判长表示,快播公司免费发布QSI(即视频资源拥有者使用的媒体资源发布及管理软件)软件和Qvod Player(即播放器软件或客户端软件)软件,使快播资源服务器、用户播放器、中心调度服务器、缓存调度服务器和上千台缓存服务器共同构建起了一个庞大的基于P2P技术提供视频信息服务的网络平台。快播公司是提供包括视频服务在内的网络信息服务提供者。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11月,北京市海淀区文委在行政执法检查时,查获快播公司远程控制和管理的4台缓存服务器。公安部门从扣押的服务器中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

根据公安部《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国务院《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等法律法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复制、传播淫秽、色情信息。

“快播公司及王欣等人在第一次庭审中反复强调其对淫秽视频通过快播技术传播没有网络安全管理义务,这是对法定义务的漠视,也反映出其逃避社会责任的主观态度。”审判长说。

焦点二:快播公司是否实质介入淫秽视频的传播?

“快播用户点播视频时,拥有视频的站长、缓存服务器和观看视频的客户端之间形成三角关系。快播调度服务器不仅拉拽淫秽视频存储在缓存服务器里,也向客户端提供缓存服务器中的淫秽视频文件。”宣判现场,审判长表示,这使得缓存服务器实际上起到了淫秽视频的下载、储存和上传的作用,快播公司根据视频点播次数决定是否缓存。

“正是快播公司提供的这种介入了缓存服务器的视频点播服务,以及设立的这种缓存技术规则,决定了其实质介入了淫秽视频的传播行为。”审判长说。

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快播公司在被深圳网监部门处罚后,设置了信息安全组。然而,在通过验收后,快播公司设置的“110不良信息管理平台”被基本搁置,原为应对检查设立的网络安全监控小组则名存实亡。

“快播作为网络视频信息服务提供商,应当具备安全管理能力,也应当付出必需的经营成本。”审判长表示,首次庭审中,王欣等被告表示快播公司对视频内容没有监管责任和义务,这充分说明其作为快播公司法定代表人对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利益的漠视。

焦点三:王欣等人对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是否存在主观故意?

“证据显示,王欣、张克东、吴铭、牛文举均知道快播网络服务系统在互联网上大量传播淫秽视频,王欣、张克东对介入传播的具体技术原理更有深入研究。”审判长说。

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8月,深圳南山区广电局执法人员对快播公司现场执法检查,确认其网站上的淫秽视频内容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整个执法过程中,快播公司诉讼代表人黄勇及事业部副总经理兼市场部总监牛文举均在场。牛文举对检查结果签字确认。

“做碎片化就是要规避法律风险,规避淫秽视频风险。”张克东等人供称,2013年底,有关部门抱走了公司的几台服务器。此后,王欣要求服务器内缓存的视频全部采用碎片化的存储方式。

“这证明王欣对快播网络传播淫秽视频的事实不但明知,而且还着手采取规避检查的技术措施,消极对待监管责任,放任大量淫秽视频经由其网络系统、缓存服务器大量传播。”审判长表示,快播公司及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了主观故意中的“间接故意”。

焦点四:判决量刑依据何在?

法院认为,新技术所产生的正面或负面影响,均与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刑法条文和司法解释制定时的情形难以同日而语。简单地将传统行为的定罪量刑方法适用于新类型网络犯罪,可能过于严苛。

证据显示,快播公司盈利中的广告费和会员费收入来自快播事业部,均与快播播放器的使用有关。2013年,事业部的营业收入已突破1.4亿元。

“快播公司放任淫秽视频传播的直接获利数额难以认定。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快播放任淫秽视频传播,是通过带动用户增加从而增加广告收入。”法院审理认为,获利的间接性决定其主观恶性和行为危害性小于专营业务的淫秽网站。

法院审理认为,快播公司受到两次行政处罚,仍放任淫秽视频大量传播,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显然大于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一般行为。鉴于快播公司放任淫秽视频传播获取了巨额非法利益,造成淫秽视频大量传播的后果,法院认定快播在量刑情节方面应属传播淫秽物品非法牟利罪中的“情节严重”。

综上,法院判决快播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1000万元;王欣、张克东、吴铭、牛文举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3年3个月、3年3个月、3年,并处罚金数额分别为100万元、50万元、30万元、2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