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井陉洪灾反思:河道遭侵占 预警有延误

日期: 2016-08-08 分类: 热点 Tags:

  中新网石家庄8月8日电(鲁达 崔涛 张帆)7月19日夜,一场特大暴雨引发的洪灾突袭“千年古县”河北省井陉县。是日,洪水裹挟山石泥沙呼啸而至。据统计,截至7月26日,井陉县有20.8万人受灾,其中死亡38人、失踪33人。另外,在井陉县境内修建高速公路的中铁十一局和中建一局外地施工人员死亡7人、失踪22人。

  日前,中新网记者走访该县受灾严重的南峪、小作、辛庄等乡镇,调查洪水来袭时的情况发现,井陉本是一个干旱缺水的地区,多发旱灾,已经20年没有遭遇过洪灾,村民们思想上麻痹大意、行洪河道多遭侵占是一个主要原因,但部分村庄没有及时接到预警并提前组织转移也是造成重大伤亡的重要原因。

河北井陉洪灾反思:河道遭侵占 预警有延误

此次山洪将台头村公路连同下面的垃圾完全冲走,暴露出古河道当年的面貌。 张帆 摄

  河道中的哀伤

  井陉县位于河北省西北部,晋冀结合部,太行山东麓,素有“太行八陉第五陉,天下九塞第六塞”之称。自古,井陉与水有不解之缘,韩信“背水一战”主战场就在此地。

  据了解,太行山区具有河、路、村、田一条沟的特征,几乎大小沟河都是有雨行洪,无雨干涸,有洪为河,无洪为路、为田。

  在此次受灾严重的南峪镇贵泉村、台头村,辛庄乡辛庄村以及小作镇,中新网记者均发现,此次山洪导致的房屋、农田冲毁,以及人员伤亡的地点均与河道有关。

  “一夜冲回40年前河道的样子。”台头村村民仇田仓介绍,今日的台头村是在一个河道上建立起来的。40年前,为了扩张台头村,村民们开始用垃圾、废品等填埋废弃的河床,向河道要土地。天长日久,河道慢慢被垃圾填满,后来修成公路,沿着公路又建成该村的商业街。之后出生的一代人,从来没有见过台头村的本来面目。此次山洪将公路连同下面的垃圾完全冲走,暴露出古河道当年的面貌。

  “我这间房有3米3高,下面的地台还有1米多,洪水下来的时候,水都没过我家一楼的屋顶,冲进二楼了。”在台头村商业街经营商店的许拉柱指着屋顶说,1996年发大水的时候,冲进屋里的水比这次小多了,那次村里没有人死伤。

  这次洪灾不仅冲毁了台头村的街道和房屋,还造成了人员伤亡。据台头村村民郝彦林介绍,19日晚,她的儿媳陈喜荣从村里的工厂下班,走进商业街一家油条铺避雨,结果雨越下越大引发洪水,油条铺很快被洪水冲塌,儿媳不幸被洪水冲走了。

  贵泉村位于台头村的上游。年届七旬的贵泉村村民董超浑浊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今年的“7.19”洪灾使他失去了儿子一家四口。儿子居住在河道低洼地段,洪水将他儿子家居住的二层楼房全部冲毁,而董超因居住房屋地势较高幸免于难。

  据贵泉村村民们反映,现在该村供汽车行驶的道路从前都是河道,由于早已干涸,村民就在河道里种上了庄稼,盖上了房子。中新网记者看到,河道两侧是一些被水冲倒的庄稼,被洪水冲过的河道中填满了碎石和泥沙,并依稀可见一些房屋的残垣断壁。

河北井陉洪灾反思:河道遭侵占 预警有延误

贵泉村村民董超站在儿子家被冲毁的房屋旁。 张帆 摄

  侵占河道埋隐患

  在井陉县采访的过程中,中新网记者发现,河道已被当地村民利用起来,建成田地、住房甚至工厂。

  1996年的洪灾曾给井陉当地村民带来惨重教训。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显示,1996年洪灾过后,许多水利专家纷纷调查撰文,分析那场洪灾的形成原因,并对日后的洪水防治提出了建议。诸多文章均指出侵占河道埋藏的隐患。

  “随着人口增长和经济建设发展,人为侵占河道严重,在河道内建房、倾倒垃圾,种植果树,民用过河道路多采用打埂筑坝方式,使水流节节拦蓄,减少过水能力,抬高水位,加重了灾情和损失。”(《河北水利》1997年第1月,作者武秀萍,石家庄市水利局)

  早在2006年,井陉县水利专家李其林就曾在“96.8”洪灾十周年撰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汛条例》均明确规定了“安全第一,常备不懈,以防为主,全力抢险”的防汛方针,并对河道设障制定了“谁设障、谁清理”的原则,对建设活动确定了“兴利服从防洪,以保证安全为前提”的原则,这些方针和原则的执行不力,有法不依,使河道设障屡禁不止,日益加重。

  2006年,时任河北省水利厅厅长的李清林在《纪念“96.8”抗洪十周年努力完善河北的防洪保障体系》一文中指出,1996年8月上旬特大暴雨洪水以来,河北省处于连续干旱少雨期,干旱缺水日趋严重,防洪意识逐渐淡薄……像“96.8”一样的大水今后还会发生。

  2008年由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井陉水利志》中第四章节“防汛抗洪”中记载:旱年多于水年,遂使人们产生了“井陉怕旱不怕水”的思想,由此形成“重抗旱,轻防汛”,渐致防汛提不上议事日程,冲淡了“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危机意识。境内历次大洪水多突然性发生,皆遭受毁灭性损失,遂使人们产生了“天下大雨,河发大水,是老天爷的事,谁能管住”,“无论河道设障不设障,水大了怎么也不行”,“命里二格半,不由人盘算”,以天命论思想消极防汛,致使1996年洪灾过后,许多侵河建筑又侵河恢复起来,使刚刚遭受洪灾劫难的人民群众,重又陷入随时可能发生的洪患威胁之中。

  部分村民称预警有延误

  中新网记者在此次采访中深切感受到,面对自然灾害,人力虽然无法完全做到无伤亡损失,但是如果预警做得及时,可以最大限度将灾害造成的损失减少。

  台头村下游的北峪村因在此次洪灾中无一伤亡,引起记者注意。原来,早在19日上午,该村就广播可能会发生山洪的预警信息,并重复不间断播放。到当日下午,该村沿河道的村民安全转移。

  而在南峪镇贵泉村、台头村以及辛庄乡等一些受灾严重村庄的采访时,有村民指出,当时村中并无预警,也无人组织转移。

  70岁的贵泉村村民董超称,在7月19日洪灾来临前夕,村里既没有广播,也没有村干部通知提前做好准备。“我这么大岁数了,没接到通知就是没接到通知。”董超说。

  在此次洪灾中失去外孙女的贵泉村村民董建明说,19日他只接到在石家庄工作的女儿的电话,让他注意安全,没有接到村里防汛的通知。董建明表示,受灾以后,由于他的户籍不在村里,他从村委会领不到救灾物资。

  台头村村民仇田仓称,19日当天,台头村在洪灾来临前也没有提前预警。洪水来临时,他和女儿还在家中,大水涌进了他家,随即没过了腰部。他带着女儿跑出家门,跑到屋后地势较高的村民家才幸免于难。

  台头村村民郝彦林表示,在洪灾来临前,她也没有接到村里的任何预警,村里也没有组织村民转移。

  在井陉县微水镇南良都村,矗立着一座井陉抗洪纪念碑,该碑于1997年8月完工,旨在提醒后人勿忘教训。(完)

该内容转自中国新闻网,概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对此内容存在争议或其他问题,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的第一时间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