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为不让女儿女婿闹别扭独自离家流浪

日期: 2016-08-08 分类: 热点 Tags:

  河南商报记者 周坤锋 文/图

  花开花谢几度秋,滚滚江水向东流,人间世代新换旧,唯有那父母对子女的爱,天长地久至死难休。

  中年得女,独自一人将其拉扯大,待她成家得宿,他却选择外出流浪,六旬之躯再承霜打雨淋,只为能让女儿有一个顺心的生活环境。父爱,如斯。

  【他的生活】

  一块塑料布遮雨挡雪

  见到他时,他正在分拣废品。从编织袋里倒出的瓶子、纸板、碎铜铁等散落一地,顶着烈日,他低着头进行“分门别类”的工作。不到5分钟,汗水就顺着他的双手滴到了地上。

  脚下这不到10平方米的地方,就是他的家――西三环航海路口附近的一片荒地。一截半米高不到的砖墙就是他的院墙,院墙下支着一块多处空洞的木板当做“床”,上面放两条被子,一块塑料布。

  “以前在家看庄稼的时候,也是这样睡的。”窝棚都算不上的住地,在他嘴里显得弥足珍贵,“习惯了,再说也不能搭棚子,太扎眼。”

  遇到下雨下雪天,他就在被子的外面加盖一块塑料布,用来遮挡。被子湿了就摊在砖墙上晒晒。

  日将午时,他用捡来的木材烧了点热水,从挂在电线杆上的小筐里摸出个馒头,就着开水,这就是他的午饭。

  有时候捡废品走得远回不来,“拾点儿人家吃剩下的就对付了。”也有好心人会给他点馒头、包子之类的吃食。

  【他的身世】

  20年后又孑然一身

  他叫李胜礼,老家安阳农村,今年已经62岁。20年前,他也有过幸福的时光。由于家里条件不好,直到快40岁,他才娶了一名外地的女子为妻。后来,他又有了个女儿。

  “添女儿的时候,我跪在地上哭了。”中年得女,他觉得那是老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从此,他有了掌上明珠。

  原本以为这样的幸福会一直持续下去,可在女儿不到1岁的时候,妻子离他而去,杳无音信。“好在,我还有个女儿。”女儿是留下了,可这个嗷嗷待哺的小家伙让他慌了手脚。

  “她婶子,帮忙喂一下孩子吧?”东家一口西家一口,他几乎借遍了全村。

  他说最怕看女儿哭,饿的时候哭,不舒服的时候也哭,有时候一哭就是一晚上,而他就要抱着晃悠一晚上,从那时候起,他就落下了腰疼的毛病。

  好在,女儿慢慢长大了,年已双十,他又给女儿寻了婆家。“她有个好归宿,我这辈子的任务就完成了。”李胜礼说。

  可在女儿家住了没多久,他就发现女儿和女婿时不时地生气闹别扭,偷偷一打听,“女婿不想让我跟着他们。”

  不愿看到女儿为了他生闲气,他说自己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出去挣俩活便钱吧。3年前,他离家出走了。

  【他的心愿】

  养活自己 帮衬女儿

  “我老了,走到哪儿是哪儿,她还有大把的日子要过。”李胜礼说。

  他先去了北京,给人家干保安,后来因为工资发不下来,他想走,身份证却被扣了。没了身份证再加上没有熟人介绍,到哪里都没人再用他了,不得已,他就过起了流浪生活。一年多前,他来到了郑州。离家已经很近了,可他却从未回去过。

  近乡情更怯,“这个样子咋回去?不是又给孩子丢脸吗,只要她过得好就行。”

  在一个仅有三条腿的木凳下面,卧着一只黄色小狗,那就是他现在的伴儿,每次他从外边回来,小黄狗就摇着尾巴迎接他。“它是捡来的,没人要了。”

  在周围人看来,他从来不打扰任何人,每天都是拿着一个编织袋捡拾废品,晚上就住在野地里,“风吹雨淋的,也很不安全啊!”

  前两天的大雨,他躺在“床”上,水漫到了他的脚头。“水跟用盆子倒的一样”,小狗在木板下也吓得直叫唤,他把头蒙在塑料布下,“流浪在外三年,心里想了一万遍要回去,死也要死家里。”

  第二天,他又打消了回家的念头,“我真的想找个工作,歪好赚点钱,除了养活自己,还能帮衬一下孩子。”他说,他不想一文不名地这样回去,“让孩子脸上也挂不住。”

该内容转自中国新闻网,概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对此内容存在争议或其他问题,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的第一时间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