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蒲县强令村民10天内卖羊 2年前曾鼓励养殖

日期: 2016-08-08 分类: 新闻 Tags:

“镇上要封山禁牧,限我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否则就要罚款”

7月11日,农民陈齐(化名)决定“豁出去了”,他要赶着羊,逃出蒲县。

陈齐是山西省临汾市蒲县黑龙关镇的村民。5年前,他因为腰伤严重不再外出打工,开始在村里靠养奶羊过活。经过5年的苦心经营,奶羊的数量从最初的30多只发展至如今的150多只,陈齐心里高兴,觉得日子有了盼头。

然而,今年6月,村主任的一个来电,几乎碾碎了他想靠养羊致富的念头,陈齐整个人都变得惶恐起来。

“镇上要封山禁牧,限我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否则就要罚款。”陈齐说,突如其来的“卖羊令”,令他无法接受,“封山禁牧查的是山羊,我养的是奶羊,都是在荒地、河滩里放,又不进林子,为啥也要卖?”陈齐告诉记者,虽然奶山羊是山羊的一种,但一上山就自己往下走,主要吃草籽。

然而,村主任、护林员还是一次次催他卖羊。没过几天,他被告知,查羊的人已经到了镇上,“你想办法吧”。

“我除了养羊干不了别的。”在陈齐眼里,这些羊就是他的命。

再三思量后,他回家打好了铺盖卷,带着老伴儿、儿子,赶着羊,躲进了蒲县周边的山里。“出了蒲县地界,只要在其他县封山禁牧区以外的地方放羊,人家并不管。”陈齐说。

当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辗转联系到在山里放羊的陈齐时,一家人和羊已经在外躲了26天。据陈齐说,目前他们和羊蜗居在几间废弃的连排土房中,屋小顶漏。那里曾被用来养殖孔雀,没有羊圈,人吃的水要靠骑三轮车下山拉。

“实在忍不了了,和羊住一起太脏太臭,现在雨水多,屋子还漏水,整日就是在泥里过活。”陈齐告诉记者,自己的腰疼病犯了,疼痛难忍。因为山上可饮用的水源不多,房子又小,不少羊现在水土不服,上火起了口疮。

“你能不能帮忙问问,让我们回去?”陈齐一家想要回家,又怕被查,“现在实在不是卖羊的时候,如果确实不让放,至少让我们熬到秋后,羊价起来些马上卖,以后再不养了。”

和陈齐一样,蒲县农民席全保也接到了镇上要求10日内卖羊的通知。

据席全保回忆,2014年县里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他和外甥张建平因此萌生了养羊致富的想法。当时县里还出了鼓励政策,养羊户可携相关手续在农村信用社办理贷款。席全保家拿出5万多元积蓄,又办理了5万元贷款,还向亲戚朋友凑了两万多元,建起羊圈,买回80多只羊,成立了蒲县建鑫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

两年多来,尽管羊价并不尽如人意,可羊养得不错,席全保也干劲正足。然而,镇里通知他开的一次会,让他傻了眼。

“镇上要封山禁牧,限制我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后来又交代要一周内卖光,否则就把羊拉走,还要罚款。紧接着没几天,镇政府、林业局就有人到了家里,催我卖羊。”席全保说。

席全保想不通,他养的羊大多都是绵羊,又有正规的合作社手续,“为什么必须卖掉呢?”

他找到镇里,提出将绵羊圈养,保证不在野外放牧,也遭到拒绝,得到的答复是:“圈养你肯定不达标,就不要想着圈养,想办法赶紧卖”。

为什么要限期卖羊

近日,记者在蒲县走访时了解到,不少村庄的养羊散户都接到过通知,有的还被叫到镇里开会,限期10天内卖掉羊。

记者在一份蒲县关于加强封山禁牧的通告中看到:“严禁任何人在野外放牧山羊”“凡在野外放牧山羊的,每只羊处以100元的罚款,并限期变卖处理”。其中明确指出,“禁”的是山羊,而未将绵羊等品种划入禁养范围。

然而,记者在对蒲县黑龙关镇南湾村、化乐村委柳沟村民小组、黄家庄疙瘩村、西沟村委高那凹村民小组、黑龙关镇碾沟村前屯里和后屯里等多个村庄的养羊户走访后发现,除养殖山羊的散户外,绝大多数养殖绵羊等其他品种羊的养羊散户也都接到了镇政府、村委会限期10日内卖羊的通知。

对县里的做法,不少养羊户抱有疑问:为什么县里两年前鼓励养殖,如今却要限期卖羊?县里的封山禁牧公告写明了严禁在野外放牧山羊,并未涉及绵羊等羊种,为何绵羊养殖户也被通知要限期卖羊?

针对以上困惑,记者向蒲县林业局了解情况。该局副局长张强告诉记者:“蒲县全行政区域都是封山禁牧区,没有牧业用地或者牧草地,都不能散养羊。”

据张强介绍,蒲县属于吕梁山生态脆弱区,县域东面是黄河一级支流兴水河的发源地,县域西面是残垣沟壑区,基础条件不适合在野外放牧,生态承载能力有限。该县封山禁牧工作并非一时兴起,早在2000年就已展开。

蒲县新闻办提供的资料显示,禁牧10多年来,蒲县全县林木覆盖率从2000年的31%提高到现在的53.5%。近年来,蒲县部分群众放养山羊的现象出现反弹,野外放牧毁林事件时有发生,对蒲县造林绿化工程和“两个十万亩(十万亩核桃、十万亩马铃薯)”富民工程形成威胁,特别是由此导致的植被破坏、水土流失问题有所抬头。

“老百姓都知道在封山禁牧区放牧不对,可是养羊户内心并不认可。”“对于圈养,2014年蒲县出过封山禁牧的实施细则,里面明文规定,符合规模的圈养,政府可以在棚圈建设等方面给予适当补贴。”张强说,之所以让部分绵羊养殖户卖羊,主要是因为很多农户散养绵羊达不到县里规定的养羊标准,比如圈舍不配套、饲料储存条件不达标等,“这个肯定要取缔”。

对此,山西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院长刘文忠教授说:“首先要明确两个概念,封山禁牧是针对规划的林地、草地禁牧,对于除此之外的农田、草地、坡地等不算林地的,不应该属于封山禁牧区,可以放牧;山羊的脾性是放牧为好,绵羊圈养效果要比山羊的好,但也并非山羊就不可以圈养。”

价值9万多元的羊,被两万多元贱卖

关于绵羊养殖户所说限10天内卖羊的事,张强表示,自己并未听说这一说法。

“我们会给老百姓一定的期限,疏堵结合,我们有个专项行动文件,行动为期4个月。人们所说的10天卖羊或者7天卖羊,应该是摸底时间,最后才是行政强制执行。”张强同时表示,基层工作要落实,“基层干部会通过各种方法(来解决)”,避免上面安排下来的工作出现“令不行禁不止”的状况。

记者在蒲县林业局看到了这份《关于开展“封山禁牧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专项行动从2016年6月23日起到10月31日结束,分3个阶段实施:6月23日至6月30日为调查摸底阶段;7月1日至9月30日为集中整治阶段;10月1日至10月31日为巩固提高阶段。其中在整治重点中明确写道:“对羊群品种不适宜圈养,不具备养殖条件,既没有充足的饲草,又没有标准圈舍的养殖户,必须限期取缔。”

“有的老百姓10天内卖了羊,是因为封山禁牧不让放了,他觉得早晚也是个卖,索性就卖了。”张强说,“现在有些养羊户,羊价涨的时候他往里买,羊价跌了他又舍不得卖,养了几年赔钱赔得不行,政府现在让卖,就卖了算了,大部分养羊户都是这种心理。”

对于张强的说法,不少养羊户并不认同。在此次的事件中,养羊户最难接受的就是不得不把羊贱卖,难以承受经济损失。

据记者采访了解,近年来受市场因素影响,羊价确实不高,但是不少养羊户表示,无论价格怎样变化,他们都不会选择在夏季卖羊,一般要等到秋季才卖。到那时天气转凉,羊肉市场较好,羊价也会有所上涨。

蒲县周边的羊贩子很多从电视上看到限期卖羊的消息便闻风而来,席全保说:“他们把价格压得很低,七八百元一只的羊,二三百元就收走。”

眼看进价1000多元一只的绵羊,在乡镇干部的督促下,被羊贩子以均价不到300元的价格成车收购拉走,那一刻,席全保觉得,自己靠养羊致富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席全保早在两年前就已价值9万多元的羊,在几天之内,被两万多元贱卖。得知席全保卖羊的消息,当年曾为他借款、放贷的人,纷纷找他催债。为了还钱,如今他已出门在外打小工多日,他说:“不管咋样,借的钱总得还。”

蒲县西沟村村民赵胜林养的羊,是此次封山禁牧的“主角”山羊。60岁的赵胜林2014年开始养羊,家中养了130多只山羊,其中有20多只还没断奶的羔羊。

他说,最近羊贩子在村收羊数量大,整车整车地拉。知道赵胜林急着卖,收羊的时候羊贩子丝毫没留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100多只成羊一共才卖了两万多元。”

“家里剩下的20多只吃奶的羔羊,羊贩子不要,留在院子里,没几日就都饿死了,老伴儿心疼得吃不下饭,天天哭。”赵胜林说,没想到,养羊白受了3年罪,还赔了钱。

对于养羊户提到的经济损失,张强表示,搞养殖需要承担政策、经营、市场三方面风险。

“就像过去挖煤的黑口子,投资3万元买了发电机,供电局把你的电掐了,你说让你再干几天,把3万元再挣回来,可能吗?不可能。”张强举例说。

“封山禁牧其实是利益再调整,少数人通过散牧羊获得了利益,却牺牲了生态,牺牲了大部分人的利益。”张强说,“如果站在生态建设的高度看的话,这一切都好理解了。”

蒲县一名护林员向记者证实,他所在的村有4个养羊户,督促卖羊的事由他具体负责通知:“镇政府、县林业局都给我们开了会,让挨家挨户全得说到,一个礼拜内必须卖(羊)。”在他通知大家卖羊之后,其中养殖山羊的两个养羊户为了躲避卖羊,赶着羊去了外县,说是等8月底羊价起来,卖了再回来。剩下的两户尽管不想卖,但还是按照通知在规定日期内卖掉了羊。

记者从蒲县新闻办了解到,在此次蒲县开展的封山禁牧专项行动中,全县摸底共有散养山羊2.7万余只。截至目前,迁移出售2.4万余只,现保留符合圈养条件的20余户、3000余只。

达到县里圈养标准配套至少需15万元,散户拿不出

那么,蒲县的养羊户为何不把羊留下走圈养这条路呢?不少养羊户向记者表示,县里定的圈养标准太高,他们根本达不到。

张强告诉记者:“蒲县还是倡导畜牧业的,但是要求必须有规模的圈养,什么东西都需要规范。散养羊形不成规模,最终老百姓得不了益,所以政府通过上规模、上档次的圈养标准真正把畜牧业规范起来。”

记者通过县新闻办从蒲县畜牧局获知,该县养羊的圈养标准为:养殖羊数量要达到100只以上,其他标准均须达到国家相关规定。县里同时要求,圈养羊需要配套建设厂房、消毒室、清除池、堆粪厂,以及必要的附属设施等。依照这一标准,除了买羊钱,圈养羊的配套设施投入需要20多万元,最低配套标准需15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很多养羊散户都存在贷款养羊或借款养羊的情况,要令其购买、饲养上百只羊,再花15万元建圈养设施,这样的要求对于他们来讲很难达到。

关于羊的圈养标准,刘文忠介绍,国家提出规模化养殖,应该是以点带面,逐渐引导散户向规模化、集约化发展,最终由地方政府出规划形成园区模式。对于蒲县畜牧局所提供的圈养标准,刘文忠表示:“不知这个标准从何而来。”

对于养羊户提出的牛和羊一样都是食草动物,为什么只管羊不管牛的问题,张强告诉记者,目前来讲,牛对生态的破坏轻一些,蒲县也有养牛的传统,容易圈养;山羊则天生就适合在野外放牧,绵羊必须圈养,否则会对水源造成污染。

“养羊确实会破坏植被,尤其是山羊。”山西省农科院畜牧所副所长陈哲告诉记者,对于蒲县畜牧局所给出的圈养羊的标准,如果不是承担了省、市或者农业部、科技部的某些特定项目,其中对于种群数量有所限制,农户是可以养羊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蒲县有关部门正和相关科研单位接触,有发展养牛业的意向。

《山西省封山禁牧办法》中明确规定:“封山禁牧是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划定的林地、草地等区域进行封育并禁止放养牛、羊等人工饲养的草食动物的管护措施。”“应当坚持统筹规划、以封为主、禁牧与圈养、恢复生态和保护农民利益相结合的原则。”

截至发稿前,记者还陆续接到蒲县养羊户的电话。有的在电话中再三说自己在卖羊那几日的痛苦回忆。有的则在询问,县里最近是不是查得不紧了?能不能回村养羊?还有人问,他的羊是卖了,可还有别的散户扛着没有卖,县里是不是还会管?